710公海赌赌船_首页[欢迎您]

多国相继出“狠招”,纺织服装工厂鸭梨山大!

发布时间:2020-02-19    浏览人次:

随着疫情的不断扩散,全国各地停产、停工,复工之期得不到保证,外贸市场也传出利空消息。

01土耳其官员称:20亿美元的成衣生产订单或将从中国流向土耳其!

两位土耳其的官员表示,由于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多家时尚零售商将会把其生产订单转交给土耳其的生产商。其中一位官员预测,由此产生的新订单总金额最高可达20亿美元。

Turkish Clothing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土耳其服装制造商协会)的负责人Hadi Karasu 表示。“因为对疫情的担忧和交通的限制,采购经理和设计师无法前往中国。因此已经有多个著名品牌已经开始讨论将他们的新一季商品的生产转到土耳其。”

他表示,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制造业在全球的统治力不断增长,因此土耳其的生产商正在不断将其生产线转向高端服装的生产制造。但是此次的疫情让很多欧美品牌开始考虑将生产业务转回土耳其。

由于2018年的货币危机,土耳其里拉在过去两年里贬值了36%,这让土耳其的生产成本大幅降低。同时中国的生产成本正在不断增加,二者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加上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让土耳其制造的吸引力进一步增长。Hadi Karasu 说道:“随着中国和土耳其之间之间制造成本差距的缩小,一些欧洲公司(在疫情之前)就已经在考虑将生产线迁到土耳其。”

波兰的时尚零售商 LPP 此前曾表示,正在与土耳其、孟加拉国和越南的工厂进行商谈,作为备用计划,应对中国的生产可能出现进一步延迟的情况。

“2019年,中国的成衣出口额约为1700亿美元。” Hadi Karasu 补充表示:“根据我们的计算,其中约有1%的订单将被转移到土耳其,预计总价值将在20亿美元左右。”

2019年,土耳其的成衣出口总额为177亿美元。作为一个出口经济导向型国家,任何推动其出口增长的情况都将会对改善其目前的财政赤字,极大推动土耳其政府实现预设的 5%经济增长目标。

Istanbul Apparel Exporters’ Association (伊斯坦布尔服装出口商协会) 的负责人 Mustafa Gultepe 表示,越来越多现有的以及新的客户正在与土耳其的工厂展开沟通,而土耳其的制造业有能力承接这些额外的订单。Gultepe 说道:“自从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以来,一直都有服装零售商来询问土耳其工厂的价格和产量。我认为如果此次疫情的影响持续五到六个月,从5月起将出现大规模的订单(从中国)迁出的情况。”

多国相继出“狠招”,纺织服装工厂鸭梨山大!

02印度大幅提高进口关税、出台政策限制进口!

印度政府财政部长尼马拉·西哈拉曼(Nirmala Sitharaman)在其2020-21年政府预算中宣布,上调家具、鞋类、家电、手机零配件、玩具等产品的进口关税,并进一步修订关税法(Section 28DA)有关反倾销及相关措施规定以限制进口!其中鞋类从25%提高到35%。

此外,印度2020年政府预算于关税法中新增1章,针对FTA原产地查核订定将更严格规范。印度政府还进一步修订关税法(Section 28DA)中有关反倾销及防卫措施规定以限制进口,而目前印度对华反倾销调查数量仅次于美国,位居全球第二。

03越南明确拒绝来自“疫区”的所有船舶?14天隔离或已经不管用了!

据业内人士的消息称:现在越南CAM PHA已经不是要等14天的问题了,是压根不让进。先前,越南对待中国或来自疫区的船舶已经算是比较苛刻的了。要满足检疫要求并必须在特定的地方抛锚检测隔离14天后才能靠港。

印尼、约旦、俄罗斯也暂停进口部分中国商品!

从担心赶不上交期到担忧订单取消!纺织服装工厂面临的三大难题

随着近日江浙纺织产业集群盛泽和柯桥相继延迟开市后,全国最大的纺织面料坯布交易市场——广州中大也发布“不限期延迟开工”的通知,可见目前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依然比较严峻,市场预计在短期内还将处于停摆周期。面对着这次“史上最长的放假”,纺织老板们开始担心已经接的订单赶不上交期甚至取消。

工厂是劳动密集型企业,纺织服装工厂管理复杂,多数处于产业链底端,地位可想而知。

工厂面临第一个问题是“复工”。不开工就有成本,就是亏损,复工时间预计平均推迟20-30天,恢复产能时间要更久一些,服装主要产地是广东、浙江、江苏、福建、山东五省。疫情之下,很多企业即使在2月7日后陆续复工,但外地工人在3月份之前回来的比例不会太高,即使回来,隔离期间也无法上班。湖北、温州地区返乡老板回来的时间还要延后。会出现一种局面,人员要么回不来,要么回来了上不了班,要么上了班没活干。

工厂面临第二个问题是“夏季订单”的延期。 3月份左右是夏季交货高峰期,订单延误造成的直接后果,一是违约扣款问题,二是库存增加问题。纺织服装企业管理是需要上下游产业链共同配合完成订单的,如果配套企业不能同步复工,很多工作也是无法完成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可能会出现两种局面,一方面是需求不足,另外由于开工延迟、行业信心不足导致夏季产品供给不足。

工厂面临的第三个问题是“成本上升和订单违约”导致的“现金流吃紧”。复工延迟,工资、租金等运营费用增加,订单延迟的扣款,客户不提货导致的库存增加,行情一差,导致的客户压价、欠款等等。

工厂面临的第四个问题是“生意预期差”。今年春季渠道库存多导致秋季生意预期差;夏季生产延后,即使消费反弹,供应链上原辅料商由于信心不足谨慎备货,会导致有生意也会产能不足。如此,订单不足下,多数工厂会把2020年的“宝”压在冬季,冬季竞争会更加激烈,为行业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

当然,面对此压力,政府等有关部门也在想办法积极补救,减轻企业的负担:

1、 从2月3号开始,央行将开展1.2万亿元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投放资金,确保流动性充足供应,银行体系整体流动性比去年同期多9000亿元。

2、 五部门规定:企业受疫情影响还款困难,可予以展期货续贷。

3、 吴江、柯桥、海宁……各集群集中出台救市政策:从社保、房租、税费等方面为纺织企业带来实质性的帮助。

无论如何,这场无声的战疫还在进行中,纺织老板们心里只能默默地倒计时,希望能如期生产。当然,也可以趁着平时闲暇时刻,想想如何在开工后提高自身“造血能力”,在这个魔幻的2020年可以顺利度过。

【本文标签】: 服装管理软件 服装行业状况


Go To Top 回顶部